全球疫情反弹,中欧班列有望扛起疫苗运输的重任吗?

近日,欧洲出现了又一次的疫情反弹,各国纷纷迎来4月底以来确诊病例的新高,政府和社会层面对于严控疫情和挽救经济之间的取舍还争论不休,人们寄希望于新冠疫苗的问世来摆脱这一两难的困境。“然而,在人们热衷于讨论疫苗研究的进展时,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难题:如何将疫苗运输并分拨到世界各地” ,默克公司首席执行官肯尼思-弗雷泽 (Kenneth Frazier) 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一针见血地说道。

全球疫情反弹,中欧班列有望扛起疫苗运输的重任吗?

疫苗作为一种易坏的货品对货运方式的要求很高,通常采用空运。然而在新冠病毒肆虐的当前,航空公司多由于航班限制、客运量的严重下滑,被迫缩小运营规模,很多飞机长期停飞,全球航线网络大幅减少,空运疫苗面临的运力限制不言而喻。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 (IATA) 的数据,为全球78亿人每人提供一剂疫苗,将需要使用8000架波音747货机。而且,由于冷链运输的高要求和国际货运市场的不稳定,疫苗的运输成本激增,谁来支付高昂的疫苗费用又是个全球性的大问题。

在空运受限的情况下,铁路尤其是中欧班列,能否像高效运送其他医疗物资一样,继续扛起抗疫的重任,支持疫苗供应链的有效运作呢?

疫苗运输

自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爆发以来,有182个疫苗正在研发中,在其中36个进入临床测验的疫苗中,国产两款疫苗在III期临床测试中表现了良好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目前已在35万人中开展紧急使用,有望在年底量产上市。英国牛津大学和制药巨头阿斯利康共同研发的疫苗同样被寄予厚望,据传荷兰、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组成的疫苗联盟在6月与阿斯利康签署协议,预定了4亿剂疫苗。然而在九月初的临床试验中,一名英国受试者出现不良反应,测试只能暂时停止。尽管欧洲目前没有购买中国疫苗的举动,但中欧间的合作抗疫是必然的,疫苗的大批量跨境运输也是如此。

全球疫情反弹,中欧班列有望扛起疫苗运输的重任吗?

Sinovac仅用4个月时间就建成了北京新的疫苗生产基地(图片来自:路透社)

疫苗运输要求有良好的温控设备,鉴于核糖核酸的不稳定性,如果超过一个温度极限,疫苗就会降解。不同机构研发的疫苗对存储和运输的温度上限不同。同时需要强大的实时监测能力,以确保疫苗在运输途中的完整性。经过特殊培训的工作人员也至关重要,疫苗在装卸载和运输过程中容错率低,需要对时间和温度敏感、以及操作熟练的专业人士护航。

中欧班列的冷链运输

中欧班列早在2015年就开始开展冷链运输业务,东北、西北等靠近边境的城市使用冷链运输向俄罗斯等国出口水果、蔬菜等易腐产品,而内陆地区的班列使用保温箱运输花卉苗木,以及在冬季运输对温度要求高的IT产品。欧洲的食品、酒类和乳制品等也在俄罗斯过境限制逐渐解封之后,搭乘中欧班列的冷链专线进入了中国市场。

然而,中欧班列的冷链发展仍处在初始阶段。在技术层面,我国的铁路冷藏集装箱为45英尺柴电一体式国际标准冷藏集装箱。箱内温控范围-29℃~+27℃,2016年我国铁路部门研发了BX1K型40英尺冷藏箱,温度最低可达-25℃,也根据不同的货物调节稳定。存储技术主要采用世界上较为成熟的气调运输,用于蔬菜水果等的运输,保持运输商品处于温度的下限值或者中间值。但与欧洲高密度的电子存储技术还有一定的距离。在运作层面,中欧班列的冷链物流产业链尚未形成,完整的冷链物流产业链由温控保温、冷链仓储、冷链运输、冷链装卸、冷链信息化控制、冷链检疫等多环节组成,但目前各地班列的服务主要局限于冷链运输,尚未落实到其他细节。

中欧班列运输疫苗的可能性

尽管铁路运输在疫情期间展现了强大的生命力,在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全球供应链的运作,但中欧班列自身发展的局限使其与跨境运输疫苗之间仍有一段距离。

首先,疫苗在存储和运输过程中的温度控制还无法保障。不同新冠疫苗所能承受的温度上限不同,但基本认为-80度的存储环境可以适用于不同种疫苗。而目前以冷链物流发展较好的郑州为例,其冷冻仓库也只能达到普通果蔬要求的存储温度,要存储疫苗意味着要大规模兴建特殊的仓库。在运输途中,集装箱的温度阈值显然无法满足所有疫苗的存活需求,目前空运主要使用一种特殊的便携式疫苗冷却器,然而一旦解冻,疫苗只能在冷却器中保持5至14天的活性,这对铁路运输的时效是个巨大的挑战。

全球疫情反弹,中欧班列有望扛起疫苗运输的重任吗?

UPS正在该公司最大的枢纽路易斯维尔创建一个冷冻仓库,在那里它可以在零下的温度下存储数百万剂量的疫苗。

同时,目前在中欧班列上使用较为频繁的冷藏箱多采取添加柴油及冬季抗冻柴油的方式为冷机提供制动。在中欧班列沿线进行冷机维修、加油的服务点均位于大型的过境换装站,比如马拉舍维奇、阿拉山口、霍尔果斯等地,在过境途中如有维修和加油的需求,铁路承运人往往爱莫能助。

再者,中欧班列在疫苗等货品的运输上的经验还不够丰富。记者已知的中欧之间生物制药产品的运输还仅限于少量的测试,普通货运工人们很难在短时间内习得并熟练运用疫苗运输的专业知识,各个环节的连接也需要长时间的磨合才能确保不出错,再加上信息化程度不高,长途运输中全程实时的监测也是个大问题。这样为应急而仓促形成的疫苗供应链恐怕难当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