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推特治国面临视频化的消解,美国民众不认为中国是首要威胁

刘玉书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10月10日中评社,原标题为《美国选情两个容易忽视的结构性变局》。

特朗普推特治国面临视频化的消解,美国民众不认为中国是首要威胁

近日特朗普夫妇感染新冠疫情的消息引起了全球的关注。大部分媒体都在分析特朗普的病情对选举的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刘玉书日前表示,特朗普本身的变化(无论好坏)对选情的影响在减弱,主要有两个原因:流量渠道变了、民众心态变了。

一是流量渠道变了:美国民众获取信息的渠道在改变,由从新闻事件本身驱动阅读新闻向“个性驱动”阅读新闻转变。
刘玉书表示,根据皮尤研究中心9月28日公布的调研发现,YouTube已成为许多美国人的重要新闻来源。美国约有四分之一的成年人(26%)说他们在YouTube上了解新闻。尽管这些人中很少有人说这是他们的主要新闻来源,但大多数人却说这是保持最新消息的重要方式。根据皮尤中心内容分析证实,377个最受美国人欢迎的YouTube新闻频道主要是由知名新闻机构(49%)和独立频道(42%)组成,其余则与其他类型的组织相关(9%)。皮尤研究中心内容分析还发现,这些独立渠道中的大多数都是围绕个人个性特征(例如追随某一个油管号主播的新闻评论和播报等,例如YouTube的上的The Daily Show频道Trevor Noah的新闻评论等)而不是结构化的组织。这就意味着美国人民现在获取新闻时,并不只是由新闻事件本身驱使他们去了解新闻的,而是因为他们好奇他们喜欢的YouTube主播们会怎么对新闻进行评价,这种“个性化驱动”已经成为了他们了解新闻的重要动力。
  他表示,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研,虽然与新闻机构相关的YouTube热门新闻频道中只有22%使用这种个性驱动的结构,但在受网友欢迎的独立新闻频道中有十分之七是以个性为导向的。在这些独立频道中,大多数处于中心地位的人通常是“YouTubers”(即通过YouTube的存在获得关注的人,占所有独立新闻频道的57%),而不是在YouTube上受到关注之前就是公众人物的人(13%)。也就是说,YouTube上的个性化新闻视频评论主播们(大部分是草根主播)的意见会对至少四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产生直接的影响。
刘玉书说,同样以个性化驱动传播的,除了YouTube,还有TikTok等。2020年8月24日,CNBC报道了TikTok在美国的发展情况。根据TikTok在针对美国政府的诉讼中首次披露的数据显示,TikTok每月约有1亿活跃美国用户,比2018年1月增长近800%;TikTok在全球已被下载约20亿次;TikTok每天有大约5000万美国活跃用户。
  刘玉书认为,总体而言,大部分美国人获取新闻的方式在发生改变、网络社交的行为也在发现改变,“推特治国”正在面临着视频化的全面消解,特朗普当局当前的宣传和行为模式是否能达到其理想的效果?这个是值得怀疑的问题。
  二是民众心态变了:民众对精致的政治技巧的厌倦前所未有。刘玉书分析,首先,美国民众并不认为中国是他们的首要威胁。根据NBC在2020年9月28日的报道,一项新的民意调查发现,特朗普总统将自己作为唯一有能力对抗中国的候选人,但是选民不同意他的观点——即北京是对美国的紧急威胁。NBC报道,民意调查显示,仅有五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影响美国的最主要安全问题中国。综合美国主要民调机构的情况看,NBC所报道的问题具有普遍性,美国人民更关心的是本国的发展,个体自身未来是否能有更好的权利彰显、发展机会和个人保障等问题;而对于远在太平洋彼岸莫须有的中国威胁,并不关心。这一点从特朗普近期的宣传策略上也有所体现,对中国的相关攻击较之上半年开始减少。

特朗普推特治国面临视频化的消解,美国民众不认为中国是首要威胁

图一

其次,民众对选举之战已感到厌倦。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发布即时民意调查数据显示,在近日特朗普和拜登近2小时辩论中,83%的观众认为是负面的,17%的观众认为是正面的。对于“这场辩论让你感觉如何”的调查问题回答中,31%认为“令人愉快”,19%的观众认为“令人悲观”,17%的观众认为“言之有物”,69%的观众认为“烦”。从我们对TickTok美国主要意见领袖网红内容的相关留言看,年轻人对当前美国两党选举的“老人之争”的“烦”的感知更为强烈,青年人更多关心的是怎样结束这种无休止的“烦人烦事”。而摆在前面的路非常清晰:如果投票特朗普,这种乱局一定不会结束。
  第三,数据表明,美国民众对特朗普不当总统最感兴趣。根据皮尤中心对YouTube新闻视频的分析表明:在YouTube上,与特朗普有关视频占新闻视频的最大部分,也更受欢迎。如图1所示,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对2019年12月YouTube的视频分析表明,YouTube新闻视频中讨论与特朗普总统职位相关的话题或关注他的视频比其他视频获得的观看次数要多得多。在2019年12月期间,约有三分之一的YouTube新闻视频是关于特朗普被弹劾的。
相比之下,同期在YouTube上关注2020年大选的频率要低得多。当时的选举主要集中在争取民主党提名的竞选活动上。尽管民主党进行了数月的辩论:包括在2019年12月举行的一次辩论,但YouTube上仅有12%的视频与选举有关,只占到特朗普被弹劾视频的三分之一。换句话说,美国民众对特朗普能否下台的关注度远超过了选举本身。
  刘玉书表示,回头看特朗普执政的四年,特朗普把战术聪明演绎到了极致,每一件事都要证明他很“赢”,每一步都力图最大化地震惊一下全世界。他在努力证明自身能力的同时,也将个人与总统作为国家职责的担当逐渐分离,即“特朗普优先”在逐步替代“美国优先”。
他认为,特朗普把“国家作为”和“个人作为”分离出来了。对于美国而言,如果国家逐步个人特征化,不确定性就会增大。但对于美国人民而言,他们需要的是政治领袖带来变化,而非创造不确定性。特朗普当局确实改变了美国,但带来的更多的是不确定性。因此,决定美国未来的不是总统,而是面临选择的美国人民。在这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头,考验美国人民的时候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