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纽约时报发表编委会评论文章,END OUR NATIONAL CRISIS,呼吁美国人民投票赶走特朗普,以结束美国的危机。全文编译如下。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网站

特朗普的连任竞选,已经成为美国民主自二战以来的最大威胁。

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是灾难性的,已经在美国和全世界范围内严重的伤害了美国。他滥用职权,否认政治对手的合法性,打破了几代人以来将这个国家团结在一起的底线和规则;他把公众利益和他的商业利益及政治利益结合在一起;他对美国人的生命和自由表现出了令人震惊的漠视。

他不配担任他所担任的职务。

纽约时报编辑委员会不会轻易指控一个正式选出的总统。在特朗普任期内,我们曾大声疾呼以反对他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我们已经批评了他对战后民主社会共识的破坏,这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以许多人的生命为代价建立和维护的联盟和关系体系。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谴责他的分裂言论和对美国同胞的恶意攻击。

然而,当参议院拒绝以明显滥用权力和妨碍的罪名给总统定罪时,我们建议他的政治对手把愤怒聚集在在投票上,在选举中击败他。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11月3日可能是一个转折点。这是一场关乎美国未来、关乎公民希望选择何种道路的选举。

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是对美国民主的韧性进行了严峻考验。再来四年,一切只会更糟糕。

但即使在美国人在自己的社区,排起长长的队伍等待投票时,特朗普先生仍然尽其全力对这一重要民主进程的完整性进行攻击。他已经打破了所有前任的底线,拒绝承诺和平移交权力,暗示他的胜利是唯一合法的结果,如果他赢不了,就准备在在法庭上甚至在大街上和美国人民的选择进行抗衡。

特朗普不当行为的严重性和花样之多,会让正常人感到难以承受。他的不法行为反复上演,已经让人们开始久入鲍鱼之肆不闻其臭,而他新的恶行又不断出现,让人们几乎没有时间去深究其细节。

现在,是美国人民重新站起来拒绝丑恶的时候了。

这个特别专栏,就旨在提醒读者,为什么特朗普不适合领导这个国家。其中包括一系列聚焦于特朗普政府公然贪墨成风、对暴力额手称庆、对公众健康熟视无睹以及治国无能的文章,其中一些特别选取的图片,重点强调了特朗普总统在气候、移民、妇女权利和种族等问题上的记录。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这些文章的紧迫性不言自明。修复他造成的损害的第一步,是否定特朗普。但就在我们写下这些话的时候,特朗普先生也还在美国民主机制上撒盐——即使他输了,重建工作也需要很多年的汗水和泪水。

(译者注,撒盐,原文为salting the field,一般似乎应作Salting the earth,这是一种古代西方的野蛮作法,在征服和摧毁的地区撒盐,以便让当地无法再居住,可能更多是诅咒之意。)

如果要评选现代美国史上最糟糕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可能找到任何真正的对手。2016年,他对美国病的痛苦描述引起了许多选民的共鸣。但过去四年我们学到的教训是,他不能解决美国的紧迫问题,因为他本人就是美国最争迫要解决的问题。

作为一个日益多元化的国家的总统,特朗普是一个种族主义煽动者;在一个联系日趋紧密的世界里,他是一个孤立主义者;特朗普是如此爱卖弄,总是吹嘘他从未做过的事,承诺做他永远不会做的事。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建设的才能,但却成功地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他就是一个只会破坏的人。

随着世界应对气候变化的时间所至,特朗普否认了采取行动的必要性,放弃了国际合作,并抨击了限制排放的努力。

他对合法和非法移民都进行了残酷的打压,却没有提出一个合理的政策,来决定谁应该被允许进入美国。

他痴迷于推翻其前任奥巴马总统的成就,试图说服国会和法院废除平价医疗法案,却不提出任何替代政策,来为美国人提供平价医疗。在他的政府的头三年里,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增加了230万,这个数字肯定还在增长,因为今年有数百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

他在竞选时自称是普通工人的捍卫者,但却一直代表富人利益执政。他曾承诺提高联邦最低工资,并对基础设施进行新的投资,却实施了一轮主要惠及富人的减税政策。他不分青红皂白地抹杀各种法规,并通过暂停执行他无法轻易终止的规则来回应企业的欲求。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在他的领导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不再努力保护消费者,环境保护局也不再努力保护环境。

在他拥抱金正恩和普京的同时,也让长期的盟友之间关系变得紧张。

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美国选择特朗普作为领导人这一缺陷表现得尤为痛苦。特朗普并没有努力拯救生命,而是把这场大流行视为一个公关问题。他谎报疫情,挑战公共卫生官员的专业知识,并抵制实施必要的预防措施,至今他仍在努力在不控制疫情的情况下推动恢复经济活动。

当美国经济陷入低谷时,他签署了第一轮对失业美国人的援助。随后,股市倒是反弹,却仍有数百万人失业,特朗普已经对他们的困境失去了兴趣。

9月,他宣布新冠病毒 “几乎不会影响任何人”,那个日子是美国因该病死亡人数突破20万的前一天。

9天后,特朗普病倒了。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2015年6月,在特朗普从特朗普大厦的自动扶梯滑下来宣布竞选总统之前,美国公民社会的基础已经开始有崩溃迹象。但他加剧了美国政治中最糟糕的倾向:在其领导下,美国变得更加两极化、更加偏执、更加刻薄。

他让美国人相互攻击,利用自己掌控的Twitter和Facebook等新社交媒体,把支持者聚集在不满和仇恨的篝火周围,用谎言、虚假信息和宣传淹没了公共空间。他无情地诋毁对手,不愿谴责那些被他视为盟友的暴力行为。在9月的第一场总统辩论中,特朗普被要求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作为回应,他却指示一个名为“骄傲男孩”的暴力团伙“退后,做好准备”。

人们本来期望美国政府是作为调解分歧和达成妥协的桥梁,特朗普破坏了这一信心——他公然蔑视专业知识,要求政府官员绝对忠诚,而罔顾公众利益。

他还对法治发起了攻击,利用自己的权威作为一种工具,来确保权力和惩罚政治对手。今年6月,他的政府用催泪弹驱散了白宫前的一条街道上的和平抗议者,这样特朗普就可以在他几乎从来不去的教堂前拿着他没有读过的书摆姿势(注,这里指圣经)。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他的所有不法行为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彻底曝光,但已知的情况足以令公众震惊:

他拒绝接受联邦政府其他部门的合法监督,经常无视法院命令。特朗普也多次指示政府官员不要在国会作证或提供文件,尤其是涉及到他的纳税申报单。

在司法部长巴尔的帮助下,他保护忠诚的助手免受司法制裁。今年5月,美国司法部表示将放弃起诉的特朗普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即使弗林先生已经承认了对联邦调查局说谎。 7月,特朗普为另一位前助手罗杰·斯通减刑,虽然他已经被裁定妨碍联邦对特朗普先生2016年选举活动的调查。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对此的谴责是非常正确的,对斯通的减刑是一种 “前所未有、历史性的腐败 ”行为。

去年,特朗普迫使乌克兰政府宣布对他的主要政治对手拜登展开调查,然后又指示政府官员阻止国会对自己的不法行为展开调查。2019年12月,众议院投票以重罪和轻罪弹劾特朗普。但是,除了罗姆尼以外,参议院的共和党人投票宣布总统无罪,他们罔顾特朗普的腐败行为,反而继续推进一项计划,在联邦司法部门中配备年轻的保守派律师,作为反对多数决定的防火墙。

现在,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领导人正在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以夺去很多美国人投票的权利,不去计算很多投出的选票。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长期以来,特朗普身为总统,一直在散布毫无根据的指控,称选民普遍存在舞弊行为。最近几个月,对他的攻击言辞越来越激烈,尤其是对邮寄选票。他在推特上写道:“11月3日的选举结果可能永远无法准确得出。”

然而特朗普自己也通过邮件投票,没有证据支持他的说法。但是,基于虚假信息的宣传,却成为清除选民名册、关闭投票点、取消缺席选票以及妨碍美国人行使投票权的理由。

对美国民治这场实验的基础来说,他们的行为是不可容忍的攻击。

其他现代美国总统也会有不法行为或者做出灾难性的决定。尼克松利用国家权力对付他的政治对手,里根漠视了艾滋病的传播,克林顿因撒谎和妨碍司法公正而被弹劾,乔治·布什用谎言为借口把美国带入了战争。

特朗普,在第一个任期内就超越了几十年来美国总统的错误行为总和。

《纽约时报》编委会强势社论:赶走特朗普,结束美国的危机

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注,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和演说家,逃奴出身)曾在安德鲁·约翰逊的总统任期内哀叹道:“我们应该塑造这样一个政府,即使在坏人手中,我们也将安全。”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民主的本质。美国民主隐含了一种乐观主义,共和国的健康取决于选民的判断和选举上位者的正直。

特朗普是一个不诚实的人。他一再违背自己的誓言,即恪守、保护和捍卫美国宪法。

现在,在这危险的时刻,通过投票来维持、保护和捍卫美国的责任落到了美国人民的身上,对那些期望一位共和党总统的人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