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拜登如能拿下四大摇摆州,则显示民主党已深入共和党大本营

美媒:拜登如能拿下四大摇摆州,则显示民主党已深入共和党大本营

四大摇摆州。来源:538网站/ GETTY

美国调查统计网站“538”撰文指出,根据目前的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在几个重要的摇摆州爱荷华州、俄亥俄州、佐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即使无法取得胜利,也能轻松赢得选举人团票。但如果能拿下这几个州,还具有更重要的象征意义,那就是民主党真正深入到了美国南部和中西部这些传统上被认为是共和党的大本营。

就在8年前,如果把爱荷华州和俄亥俄州,与佐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放在同一个选区类别,会让人觉得很奇怪。在2012年的大选中,奥巴马以6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爱荷华州,以3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俄亥俄州,同时以8个百分点和16个百分点输掉了佐治亚州和得克萨斯州。

但在特朗普时代的早期阶段,佐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开始变得有点偏蓝了(注:即支持民主党),而爱荷华州和俄亥俄州有点偏红了(注:即支持共和党)。这些转变发生在同一时间的确切原因比较复杂,我们暂时把这个放在一边。

在2016年和2018年,这四个州的投票结果相似。2016年,特朗普在这四个州都相当轻松地赢得了胜利,而当时希拉里·克林顿仅以2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全国的普选票。但在2018年,共和党在这四个州的几场关键的州内选举中仅勉强获胜,当时民主党以约9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美国众议院选举。

快进到2020年,现在的选情看起来和2018年一样蓝(也许更偏蓝了),这四个州看起来都很有竞争力。你可以从最新的民调中看到这一点。Morning Consult本周发布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在佐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只领先2个百分点,在俄亥俄州领先3个百分点。CBS新闻/YouGov的一项民调显示,拜登和特朗普在爱荷华州打平。很明显,这只是其中一些民调,但它们基本符合我们在这些州的民调平均值。

拜登不需要拿下这些州,他可以在不拿下这些州的情况下轻松赢得选举团的胜利。不过,特朗普确实需要他们,他也需要像佛罗里达、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这样更偏蓝的州来赢得连任。同样,民主党人也可以在不获得这四个州的参议院席位(俄亥俄州没有,佐治亚州有两个)的情况下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

但这些州仍然很重要。赢得参议院席位可能意味着民主党总共拥有53或54个席位,这给了他们在关键投票中倒戈的空间。与此同时,拜登在德克萨斯州的强劲表现可能有助于民主党在该州翻盘,因为民主党本可能会失去几个全国众议院席位和德克萨斯州众议院席位。具有象征意义的是,赢得佐治亚州和(尤其是)德克萨斯州,意味着民主党人在谈论了他们在该地区的潜在实力多年之后,真的来到了南方。如果能赢得爱荷华州和俄亥俄州,尤其是后者,就意味着民主党在中西部的支持率下降被夸大了。

让我们更仔细地看看这四个州的情况。(我按照民主党最有机会赢的情况对这些州进行了排序。)

爱荷华州

根据538对爱荷华州的参议员选举预测,民主党候选人特蕾莎·格林菲尔德获胜的几率为53%;而我们对总统选举的预测显示,拜登有42%的胜算。

尽管全国都在向民主党靠拢,但格林菲尔德的强势地位还是有点令人吃惊。现任参议员乔妮·恩斯特既是一名共和党女性政治家,也是一名前陆军预备役军人,她在2014年竞选参议员时是一名极具吸引力的候选人。在奥巴马两年前曾在该州获胜的情况下,她以8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当时似乎成为了共和党中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由于竞选原因,她可能比作为来自摇摆州的普通参议员更加与特朗普保持一致,但在参议员任期内,她没有出现过任何失言,也没有任何重大丑闻。格林菲尔德在得梅因经营着一家房地产公司,她的履历并不特别独特,而且她以前从未当选过任何职位。

她能当选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像我这样的政治分析人士认为恩斯特是一个强有力的候选人,因为她在2014年的领先优势看起来非常大,但实际上,爱荷华州向共和党靠拢的程度比恩斯特自己更多。(特朗普2016年在该州大获全胜。)但是现在爱荷华州已经转向民主党,因此恩斯特现在处境艰难,因为她在共和党之外并没有多少人气。

我们的模型显示,拜登的民意表现略逊于格林菲尔德——或者换句话说,特朗普的民意表现比恩斯特好。这可能只是随机的民意调查结果,总统和参议员选举的结果可能会相当接近。但这种事态有一个明显的解释:民主党在爱荷华州花了很多钱,试图赢得参议院的竞选,但在总统竞选上却没花多少。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最近的一项分析,拜登和支持他竞选的各种组织在爱荷华州的电视广告上只花了330万美元。相比之下,他们在佛罗里达州的花费为1.541亿美元,这是他们花钱最多的州。但是支持民主党的团体在恩斯特对战格林菲尔德的竞选中已经花费了5600多万美元,除了另一个参议员竞选(北卡罗来纳州)之外,这比其他所有竞选活动都多。

这么做是有道理的。在爱荷华州赢得一个民主党参议员席位和在德克萨斯州赢得一个席位一样有价值。但对拜登来说,爱荷华州的价值要小得多——它只有6张选举人票。

俄亥俄州

根据我们的预测,拜登有49%的机会赢得该州。

拜登在爱荷华州和俄亥俄州的机会相当相似,这反映了我们上面解释的全国性的态势。但在未来几周,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因素,那就是拜登和支持他竞选的民主党团体很可能会在争取赢得俄亥俄州上投入更多资金,而不是花钱去打赢佐治亚州、爱荷华州或德克萨斯州(就总统层面而言)。

俄亥俄州比爱荷华州拥有更多的选举人票(18张)。在人口结构和文化上,俄亥俄州与拜登几个月来一直瞄准的密西根和宾夕法尼亚等州相当相似。因此,拜登不需要调整他的策略来赢得这几个州,而佐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在政治上与中西部各州大不相同。

事实上,拜登本周在俄亥俄州举行竞选活动,但他的竞选团队似乎对是否让他去德克萨斯犹豫不决。

佐治亚州

根据我们的预测,拜登赢得该州的几率为50%。

民主党在佐治亚参议员特别选举中获胜的几率是49%,可能的候选人是拉斐尔·沃诺克,而民主党候选人乔恩·奥索夫在佐治亚州的参议院常规选举中获胜的几率是28%。

拜登在该州的总统选举中可能比民主党在参议院选举中更有可能获胜,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佐治亚州的选举法。在总统选举中,获得多数选票的获胜者将获得该州的16张选举人票。但对于参议院(以及佐治亚州的其他竞选),只有获得50%或更多的选票才能获胜。因此,佐治亚州的两场参议员竞选都有可能在1月5日进行决胜选举(注:今年佐治亚州将面临两场参议院选举,一场常规选举,一场补缺的特别选举)。

根据目前的民调,到那时,民主党可能已经赢得了众议院、总统职位和参议院。我预计共和党人会非常努力地在这场决胜选举中赢得一个或两个参议员席位,而该州本来就已经是一个倾向共和党的州。

但这些规则并不是让人怀疑民主党能否在佐治亚州获胜的唯一理由,尤其是在参议院层面。候选人的优势是另一个原因。民主党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决定不竞选这两个参议员席位对她来说是合理的(艾布拉姆斯说她不想当参议员),但对佐治亚州的民主党人来说却是个问题。在与现任参议员戴维·珀杜的竞争中,奥索夫在竞争激烈的民主党初选中胜出。奥索夫曾是佐治亚州国会议员汉克·约翰逊的幕僚,他最出名的可能是2017年在亚特兰大郊区的众议院竞选活动。这次竞选吸引了全国的关注,因为这是特朗普当选后的首批国会竞选之一。但是奥索夫输掉了那次竞选,而且他以前从未赢得或担任过任何政治职务。

同样,在争夺共和党参议员凯利·罗伊弗勒的席位时,民主党建制派也团结在沃诺克周围。沃诺克此前甚至从未竞选过公职。当然,尽管沃诺克缺乏选举经验,但民主党对他的支持也是有道理的。他是民主党希望代表佐治亚州进入参议院的那类人,因为他既是一名黑人,是也亚特兰大埃比尼泽浸信会的高级牧师,这是马丁·路德·金曾经主理过的教堂。

但民主党在这些竞选中还有机会,一方面是因为全国性的偏蓝倾向,另一方面也因为共和党候选人也不是那么强势。2014年首次当选参议员的珀杜一直是特朗普的坚定捍卫者和盟友,包括他的反移民政策。和特朗普一样,珀杜几乎没有在自己的阵营之外做过什么。这种做法可能会让他几乎遭到佐治亚州庞大的黑人选民集团的全部反对,并在亚特兰大郊区惨败。所以,如果奥索夫能争取到一些白人中间选民,而且民主党的基础选民人数很多,他就能赢得这个席位。

罗伊弗勒在争取共和党基础之外的选民方面也可能遇到困难,因为她的竞选形势特殊。她于2019年12月由州长布莱恩·坎普任命,此前长期担任佐治亚州参议员的约翰尼·艾萨克森已经退休。由于这一任命,她的竞选正式成为一场特殊选举。与奥斯达夫对决珀杜的竞选规则不同,特殊选举没有政党初选。因此,两党都有十多名候选人参加竞选,其中排名前两位的候选人将在1月5日进行角逐。

坎普挑选罗伊弗勒的理由是,作为一位49岁的女性,也是亚特兰大女子职业篮球队的联合所有者,她有资格竞选这个席位,并吸引更温和的选民。但是共和党国会议员道格·柯林斯也选择参加竞选,他代表的是佐治亚州东北部一个农村地区。柯林斯非常保守。罗伊弗勒担心柯林斯和沃诺克会领先于她,因此积极地向右翼靠拢,希望获得足够的共和党选票,以便进入决选。

在一些民调中,她领先于柯林斯,似乎有可能与沃诺克进行决选。但她攻击了“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她的球队亚特兰大梦想队的球员们现在成了她的强烈批评者。罗伊弗勒更为温和的品牌形象已经不复存在。她现在就像共和党人珀杜一样,必须争取更多保守和农村地区的佐治亚州人民的支持,才能克服来自城市、郊区和黑人选民的反对。

德克萨斯州

根据我们的预测,拜登有31%的几率拿下德州;民主党候选人M·J·赫格有13%的可能性赢得参议员选举。

为什么民主党在德州的机会似乎更渺茫?在参议院方面,与佐治亚州和爱荷华州相比,共和党有一个更强大的候选人。现任参议员约翰·科宁已经在德克萨斯州赢得了六场全州范围的竞选:两次成为德州最高法院的陪审法官,一次成为司法部长,三次赢得参议院席位。相比之下,前空军飞行员赫格从未担任过选举公职。两年前,她参加了美国众议院的竞选,但以失败告终。就像艾布拉姆斯在佐治亚州的遭遇一样,2018年在德克萨斯州大力竞选参议员的前国会议员贝托·奥罗克如果参选的话,他的民调结果是否会好于赫格值得思考。此外,民主党团体没有在德州参议员竞选上花那么多钱,因为他们可以争取像爱荷华州这样成本较低的小州。

其他民调产生的影响

Ÿ 蒙茅斯大学本周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北卡罗来纳州民主党州长罗伊·库珀在注册选民中以51%对44%的支持率领先于他的对手、共和党副州长丹·夫雷斯特。在最近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的民意调查中,在可能投票的选民中,库珀以51%对37%领先于夫雷斯特。

Ÿ 凯撒家庭基金会和The Undefeated进行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约79%的美国黑人认为,结构性和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是美国黑人与白人实现平等的“主要障碍”。57%的拉丁裔美国人和43%的美国白人同意这一观点。约73%的黑人成年人表示,个人歧视和种族主义行为是对于黑人来说的主要障碍,而拉丁裔成年人和白人成年人同意这一观点的比例分别为67%和46%。

Ÿ 在同一项调查中,65%的黑人男性和59%的黑人女性表示,在当下对于黑人来说“生不逢时”。只有25%的黑人男性和34%的黑人女性认为现在对黑人群体来说恰逢其时。美国黑人对自己生活的负面看法比之前的调查要多。在2006年KFF/华盛顿邮报/哈佛大学的民意调查中,60%的黑人男性说这是美国黑人的好时代,而28%的人说这是糟糕的时代。在2011年KFF/华盛顿邮报的民意调查中,73%的黑人女性说这是一个好时代,15%的人说这是一个坏时代。

Ÿ 根据航海家研究公司最近的一项调查,52%的登记选民表示,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方面,“最糟糕的还没有到来”。相比之下,32%的人表示“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16%的人说他们不知道。调查还发现,78%的人支持他们所在州要求人们在公共场所戴口罩的法律。其中包括92%的民主党人、70%的无党派人士和62%的共和党人。

Ÿ 根据雅虎新闻和YouGov的最新民意调查,只有21%的注册选民支持增加最高法院的大法官;46%的人反对这个想法,33%的人不确定。

Ÿ 萨福克大学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共和党人、新罕布什尔州州长克里斯·苏努努在可能投票的选民中以55%对31%的支持率领先民主党州长对手、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丹·费尔特斯。同样的调查发现,拜登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支持率为51%,特朗普为41%。美国民主党参议员珍妮·沙欣在连任竞选中以51%对36%的支持率领先于共和党对手考基·梅斯纳。

特朗普的支持率

美媒:拜登如能拿下四大摇摆州,则显示民主党已深入共和党大本营

特朗普的支持率走势。来源:538网站

根据538的总统支持率跟踪,42.7%的美国人认可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的工作表现,54.3%的人不认同(净支持率为-11.6点)。上周的这个时候,43.2%的人赞成,53.4%的人反对(净支持率为-10.2点)。一个月前,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3.1%,反对率为52.7%,净支持率为-9.6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