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有关中美之间是否会爆发军事冲突,这是今年中外各界普遍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

作为世界上最强大和世界上最具发展潜力的两个国家之间的任何博弈,都将引发所有人无限的遐想。

回溯中美两国关系发展,新中国成立之初至上世纪70年代初,中美关系处于敌对状态;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现了短暂的蜜月期,从九十年代开始,美国将中国定位为“有缺陷的伙伴”,总体关系还是向好发展。

中美关系的转折开始于2012年,这一年中国经济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战略层开始重视这个新崛起的“威胁”,2018年新任美国总统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美之间的博弈从暗战摆上明面,到了2020年,中美关系极化发展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在中美关系发展历程中,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敌对状态到近几年逐步发展成中美全面结构性对抗,这两个时期是中美关系最坏的两个阶段,但两个阶段之间又存在本质上的差别。

这种差别体现在当前的全面结构性对抗更比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敌对状态更加危险。

相比敌对状态中美双方都有一定的战略克制性和清晰性,两国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概率反而降至最低,因为双方都清楚自己的身份,对对方都有防备,因而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爆发不测事态的可能性。

但是结构性对抗更像是一种新大国之间的对抗,这涉及到政治、经济、军事、科技以及外交等诸多领域,由于双方的信任将至冰点,这就使得双方都存在不确定性;最可怕的是容易出现一方的战略误判,比如美军一直认为自己的军事实力相比中国优势要突出的多得多,这就容易促使美军在军事领域作出一些让中国无法接受的出格事情,从而增加发生不测事态的概率。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当下中美关系极化发展已是一个必然趋势,这是有两个方面的因素综合导致的:

第一个,美国战略层就对华遏制政策达成一致。也就是说美国人是铁了心的认为中国是美国的第一大战略竞争对手,这个标签也死死地贴在了中国的脑门上。这也是促使中美关系极化发展的核心因素,也是一个导致中美关系极化发展的必然因素。为此,美国搞了一个所谓的“全政府对华”政策,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科技等诸多领域对华全方位施压。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第二个,美国大选是一个推动进程的因素。我们上一段讲了,美战略层就对华遏制政策达成一致是导致中美关系极化发展的根本因素,这是一个基本逻辑推导后的一个结果。现在有很多人将中美关系极化归咎到即将来临的美国大选,或者说因特朗普政府为大选而频繁打中国牌而导致的,这个观点并不严谨,没有美战略层达成一致这个先决条件,仅特朗普现任政府是很难做到的,美国大选更像是一个推动中美关系极化的进程推进因素,换而言之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具体的举措也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个方面,调兵遣将,军事领域持续施压和讹诈。美军在军事上又分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战术上沿着中国海疆从黄海至南海多点挑衅和秀肌肉,重点放在台海方向和南海方向上,台海方向通过不断对台军售进攻性武器以及为岛内台独势力军事站台来实现;南海方向美军各类侦察机、轰炸机以及海军航母战斗群持续抵近侦察和军事挑衅。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战略层面上,最核心的是进行战略转型,由原来的重返亚太战略转型为印太围堵战略,意图重拾冷战思维,用曾经围困苏联的岛链政策围堵中国,美军不仅仅为强化太平洋三条岛链的建设,同时还意图在印度洋构筑最新的第四、第五条岛链,期望从东西两个方向将中国永远困在中国内海。

第二个方面,高官出访,拉着小弟打群架。在军事领域之外,美国还有精细的打算,意图鼓动中国周边的小弟从科技、经贸、外交、人文等多个领域对华实施遏制,比如美国倡导与中国全面脱钩就是其中之一。本月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闪电访问日本,出席了美日印澳四国防长会议,大谈中国议题;还计划在本月下旬26日-27日,美国国务卿与防长访问印,同印度举行所谓的美印2+2会谈等等。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美国当前的战略是在印太两大洋构建一个由美日澳印四国组成的四角联盟以及所谓的印太版小北约,持续推进印太战略建设,补齐印度这块短板,从而实现美国一贯的“拉着一帮小弟和中国打群架”的最终目的,最终达到遏制中国的终极目的。

尽管我们将美国这一系列行为称为是“过时的冷战思维”,但这一系列行为也对中美关系未来走向带来了诸多不确定因素。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美军近期在军事上的行为越发的诡异,增加了发生不测事态的概率。

对于当前美军在中国家门口的一系列行为概括起来就是:频率高、规模大、范围广

我们先来看几组数据,据统计美国军舰迄今为止在南海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次数已达到八次,与去年全面的次数基本持平。仅今年上半年,美军舰在中国南海地区的出现次数就达到60多艘次,包括了美国的“里根”号航母战斗群和“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近几日美国太平洋第七舰队高调宣称“里根”号航母重返南海,这是今年以来美国航母第四次进入南海。我们先来回顾一下里根号航母战斗群近期的活动轨迹,9月底,里根号航母战斗群在关岛参加了印太司令部年度最大规模军演“勇敢之盾”演习后,向西航行进入南海,而后于10月9日经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在印度洋短暂停留后,又原路返回南海。

里根号航母战斗群返回南海后,与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加贺号准航母以及一艘驱逐舰组成的编队在南海进行了联合演练;随后又在南海进行了所谓的“应对大规模伤亡”演练,这一个事件最为诡异,美军举行此类演习的目的耐人寻味。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此外,美国国会已经批准三项对台军售武器,包括“斯拉姆”增程型空射巡航导弹、MQ-9无人机、岸基型“鱼叉”反舰导弹、M142“海马斯”高机动火箭炮系统以及用于F-16的外挂侦察吊舱。甚至有美高官宣称要以租借的方式出售台湾F-35隐形战斗机。除此之外,美军对华抵近侦察达到一个近似疯狂的地步,出动的机型越来越多,逼近中国沿海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上述的这一系列具体举动,都为中美之间发生不测事态留下严重隐患,就如同在中美两军的博弈之间埋下一颗颗不确定的种子!美军的出格行为导致中美两军发生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进一步增加,这一点是需要注意的。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这个有限军事冲突。因为中美一个是世界上最具发展潜力的国家,一个是军事实力最强大的国家,这是属于典型的大国之间的对抗,双方虽不排除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但是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的概率不会太大,毕竟对于两个大国来讲,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不符合中美双方的利益,因而有可能出现的也是一些低限度、规模可控的军事冲突。

大选临近,美军亚太动作诡异,中美爆发有限军事冲突的概率在增加

未来一段时间内,最有可能引发中美不测事态的大致有以下三个潜在事件:即台海危机、南海不测事态以及抵近侦察引发的不测事态。另外需要强调一下,如果台海出现不测事态,美国妄图军事干预,毕竟招致解放军不惜一切代价的军事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