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拉拢小伙伴,欧盟掏了一大笔钱!

欧盟委员会睦邻扩大事务委员欧利维尔·沃尔海伊近日对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进行了短暂访问,他表示欧盟将向包括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在内的西巴尔干国家提供总额90亿欧元的投资,用于交通、能源等领域建设,以增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
图片
2月16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与会领导人在欧盟 – 西巴尔干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合影
1

欧盟此举背后有其深层考虑。
其一,西巴尔干国家对欧盟意义重大。西巴尔干国家包括塞尔维亚、克罗地亚、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波黑、黑山等国家,地缘位置突出,既是欧盟极力拉拢的欧洲伙伴,又是实现欧洲一体化、欧盟战略东扩的重要拓展对象。
特别是对德国而言,西巴尔干地区是其建立以“德国为中心、辐射中东欧”产业链模式的重要环节。
与此同时,西巴尔干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增长潜力巨大,是欧盟资本在欧洲地区实现超额投资回报率的“最后一块净土”。
其二,旨在促使西巴尔干国家“向西看”。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解体后,“向西看”融入欧盟成为西巴尔干国家战略选择之一。
然而,欧盟内部在进一步扩张、吸纳西巴尔干国家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主张进一步东扩的德国与主张深化欧盟改革的法国形成长期的“德法对峙”。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爆发,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西巴尔干国家入盟的步伐,以至于在西巴尔干国家中仅克罗地亚2013年加入欧盟,其他国家虽不同程度开启入盟进程,但进展缓慢。
欧盟长期的战略“纠结”使得西巴尔干国家“向西看”出现犹疑。特别是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欧盟对疫情反应迟缓,未能对有需要的西巴尔干国家及时施以援手。
反而是中国和俄罗斯向塞尔维亚和波黑派遣医疗专家组和援助医疗用品,帮助两国抗击疫情,赢得两国的赞誉和热情回应。在欧盟“战略觉醒”后,5月6日,欧盟在与西巴尔干国家领导人的视频峰会上提出出资33亿欧元,帮助西巴尔干国家抗击疫情,以“亡羊补牢”的方式吸引西巴尔干国家向欧盟靠拢。
其三,输出优势产能和对接基础设施标准。欧盟此次向西巴尔干国家提供90亿欧元的投资资金,主要用于交通、能源等领域基础设施建设,目的是输出优势产能和对接基础设施标准。
一方面,交通、能源均为欧盟相对优势领域,欧盟投资资金在使用方面可倾向于采购欧盟产品或服务,吸纳欧盟直接投资,有利于欧盟向巴尔干地区输出产能,提前布局当地市场。
另一方面,交通、能源均为“后疫情时代”欧盟借经济复苏实现转型升级的产业,欧盟希望结合交通设备数字化制造、能源绿色低碳转型谋求突破。
特别是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西巴尔干当前的能源结构与欧盟达成“2050碳中和”目标相去甚远。因此,及早在西巴尔干地区推动相关转型升级,有助于未来欧盟与西巴尔干地区的数字、绿色标准对接,缩短技术差距。
2

上世纪90年代,西巴尔干地区饱受战争创伤,经济增长、基础设施、社会发展相对滞后。战后,相对富足的生活方式、工作和受教育机会加速西巴尔干社会“欧盟理想”产生。欧盟加大对西巴尔干地区的投资,或将为西巴尔干地区带来政治、经济方面的多重改变。
首先有利于西巴尔干国家疫后经济的恢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份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显示,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2020年将分别出现7.5%和4.5%的经济衰退,预计恢复到疫情前水平需要2~3年。此时欧盟向西巴尔干地区注入投资资金,有助于该地区疫后恢复经济,增加就业,促进社会发展。
其次,增强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对入盟前景的信心,加速入盟谈判进程。
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分别于2005年和2014年成为欧盟候选国,但直至2020年3月,欧盟成员国才达成一致,同意启动两国的入盟谈判。
这当中障碍主要有两个:一是两国经济改革、现代化、法治和反腐败等指标未达到欧盟标准;二是法国、荷兰、丹麦三国反对。三国认为,应该先加强欧盟建设再继续扩员,欧盟近年来积极东扩,吸纳前华约阵营国家,略显仓促。
此次投资显示出欧盟对于西巴尔干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视,减少战略疑虑,被视为给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的一颗入盟“定心丸”。此外,有助于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等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改革进程,通过对接欧盟投资,接纳欧盟标准,以积极的方式达成入盟要求。在已启动入盟谈判的情况下,有利于谈判过程中双边条款对接,加速谈判进程。
最后,助力西巴尔干国家向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转型。
作为欧盟优势产业,交通设备制造业上游产能近年来逐渐向中东欧地区分配,成功带动了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国家的规模工业发展。而在当前以数字经济、绿色经济为标志的产业转型升级背景下,智能制造、低碳环保成为欧盟疫后复苏的重要抓手。
此时加强在西巴尔干地区的相关投资,有助于西巴尔干国家对接欧盟发展目标,引导其产业发展向欧盟模式标准接轨。同时,进一步推动西巴尔干国家响应欧盟应对气候变化、发展循环经济、保护生物多样性、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等目标理念。长期来看,还将加速西巴尔干国家向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转型。
当然,从“口惠”到“实至”还有不小的距离,欧盟的投资计划于2027年前完成,反映出后疫情时代欧盟受资金束缚,实力已难以满足其战略雄心的窘境。
至于该项投资承诺是否带有援助性质、何时落地,是否符合西巴尔干地区实际需求,也都存在变数。欧盟能否为西巴尔干国家真正带来繁荣,有待观察。(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