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我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印度和中国是不能相比的

随着近些年来印度边境的频繁活动,印度和中国的对比又再一次成为了热门话题,曾经自称世界第三的军事强国,在被教训后,明显安稳了许多年,随着近些年来的发展,印度也越来越想谋求政治大国的地位,甚至想进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对于印度的看法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曾说过:经过这些年的观察,我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和印度是不能相比的。

李光耀:我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印度和中国是不能相比的

李光耀

首先是语言方面印度境内使用的民族语言超过了400种,语言环境的多元化,让你在新德里无法同一时间向超过百分之40的人讲话,也就是说剩下的人几乎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怎么说呢打个比方,如果你说英语12亿人口中或许只有两亿人听得懂你在说什么,如果说印地语,那你的听众会增加到五亿,如果你只会泰米尔语,那很遗憾你的听众少到只有6千万人,这对印度政府可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连他们总统都没有一人通晓所有语言。而不像中国所有中国人几乎都能说同一语言——普通话。

语言问题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造成的地域性和沟通困难等也是印度爆发骚乱的原因之一,国家各民族的凝聚力上显然不如中国强。印度政府这些年来也一直在持续推进英语和印地语的使用,然而却只是治标不治本没多大用处。

李光耀:我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印度和中国是不能相比的

其次就是印度种姓制度的问题了。开始前我们先讲一个小故事,在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回忆录中写道,在他访问印度时他的印度裔秘书(桑卡兰)是婆罗门阶级的(僧侣阶级),在他们抵达首席部长官邸时,桑卡兰仅仅只是和执勤官兵说了几句话,他们就立刻听从他的指示,因为勤务兵从他的谈吐以及一些特征看出他是婆罗门阶级的,所以在勤务兵看来他的话相当有权威性。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婆罗门人,就只因其阶级身份而得到尊重。可见印度种姓制度的根深蒂固,在种姓制度这个游戏的规则下,你若与比自己地位或者说阶级低的人结婚,意味着你自动失去你原有的高等阶级地位,因此几乎不会有人为此自动放弃自己的阶级地位,所以婆罗门(僧侣阶级)人只会和婆罗门人结婚,吠舍人(平民)只会和吠舍人结婚,当然达利人(贱民)也只能和达利人结婚,没得选,首陀罗就更不用说了。

李光耀:我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印度和中国是不能相比的

最后就是社会环境与基建方面了。显然这些年印度的强奸案等让大多数人对这个国家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就单社会治安而言,印度与中国不在一个层次上的,没得比显然中国完胜。基建方面当然也是没得比的中国完胜,中国的高速公路总长度:截至2019年,中国公路总里程已达484.65万公里、高速公路达14.26万公里,居世界第一。 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能通车的公路仅8.08万公里,而到2018年末,全国公路总里程已达到484.65万公里。反观印度高速公路总长度截止到2019年,印度的高速公路总里程只有1500公里,远低于中国、美国和欧盟。曾经有国际投资家想去印度投资,可是一到实地考察却目瞪口呆,基础设施设备相当落后,怎么把材料运进来,又怎么把成品运出去,这确实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之一。

李光耀:我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印度和中国是不能相比的

印度街头

同样新加坡国父李光耀也在他的《李光耀观天下》一书中说到:如果问印度能不能取得像中国这样的成就,就如同问能不能把苹果变成橙子。

觉得不错,请戳正上方头像订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