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粮食危机,中国的粮食够吃吗?

近几个月,粮食安全频频成为媒体和民众关注的热点话题。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国际粮食市场波动较大,为保证本国供应,越南、乌克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多国对粮食出口实行了管制;加上洪灾、台风、旱灾等极端气候的影响,沙漠蝗虫、草地贪夜蛾对不少粮食主产国的侵害,贸易、物流限制导致的粮食运输困难,以及跨境旅行暂停让欧美等粮食主产地出现劳动力短缺等多重因素,都给全球粮食安全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7月中旬,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与粮农组织共同发布了《严重粮食不安全热点地区早期预警分析》,报告显示,到今年年底,全球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人数可能从疫情前的1.49亿增至2.7亿,有25个国家面临饥荒风险。而联合国发布的另一份粮食安全报告则预测,2020年全球将至少新增约8300万—1.32亿饥饿人口,2019年全球饥饿总人口的数据是6.9亿。

中国的情况当然也不容乐观。作为世界第一的粮食进口大国,全球性的粮食紧缺是否会导致中国出现粮荒,成为越来越多的人所关心的问题。8月中旬,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等机构发布的《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0》指出,到“十四五”期末的2025年,中国有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其中谷物(三大主粮)缺口约为2500万吨。

全球粮食危机,中国的粮食够吃吗?

由于中储粮粮库前些日子屡屡爆出储备粮的质量问题,夏粮收储量下降,玉米价格涨幅达30%,豆粕行情也在飙涨,加上国家层面对杜绝餐饮浪费、节约粮食的倡导,一时间对粮食安全的担忧之声,在民众中蔓延,政府和学界对粮食安全的关注度也在升温。北京市日前不仅与8个粮食主产区签署了产销合作协议,还与津冀签署重大危机粮食安全协同互助协议。中国粮食行业协会与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也发起倡议,呼吁在粮食的生产、收购、储存、加工、物流、消费等多个环节加强节约,减少浪费。多省市专门召开了落实粮食安全责任工作会议,要求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针对公众的担忧,农业部一再释放信息,表示完全不必恐慌。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已超470公斤,远超联合国粮农组织确定的粮食安全警戒线。商务部数据也显示,去年中国小麦、玉米、大米三大主粮库存结余2.8亿多吨,远高于国际粮食库存安全标准。加上肉蛋奶果菜鱼国内供应丰富,食物来源多样化有保障。

然而,即便如此,中国的粮食安全仍存在着一些风险。如结构性短缺,中国虽是产粮大国,但对大豆进口依存度达八成以上,玉米、芝麻对进口也有一定依赖,这是本轮玉米和豆粕价格飙涨的主因;因对粮食生产基础设施缺少稳定持续的投入,不少农田水利设施年久失修;种子供给短板亦很多。

再如,由于粮食生产对化肥、农药依赖过大,农残、水污染、重金属超标等造成的粮食污染仍普遍存在;土地撂荒问题严重,很多地方面临有地无人种的尴尬局面;粮食浪费惊人,官方数据显示,粮食在储藏、运输和加工环节每年损失量约700亿斤,其中,农户粮食储存造成的损失达8%左右。餐饮业每年浪费粮食在1700万到1800万吨之间,相当于3000万到5000万人一年的口粮。

中国是一个有14亿人口的大国,对粮食安全应始终怀有危机意识,尤其是今年国际形势的变化、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和大量极端气候出现的情况下,各地政府务必优先考虑粮食稳定可靠的供给,完善粮食流通体制,常态性地评估粮食自给能力与可能的贸易风险。

要真正保障粮食安全,首先,需建立完整的法律体系。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最近已发通知,提出要积极推动《粮食安全保障法》立法进程,争取修订的《粮食流通管理条例》尽早出台,强化依法管粮。各地政府也要跟上,把粮食生产作为重中之重:一方面要确保种子、饲料、化肥、农药、农膜等农业生产资料市场的供给稳定;另一方面要建立粮食生产风险救助体系,设立相关救助基金,一旦农民有难或出现风险,政府可及时提供救济。同时,各地政府还应主动降低或减免粮食生产与经营者的各种成本,对贸易依存度高的粮食种类加强监测与预警。

其次,需改革国家的粮食储备体制,借鉴发达国家多层次的储备粮管理体系,让农户与社会企业参与到粮食储备中来——这不仅能降低政府储备成本,也能提高粮食储备的效率与质量。只要保证让民众能消费到低价且安全的粮食,这个粮食是谁提供的,并不重要。如果将政府储备粮看作粮食安全的唯一保障,等于让大量的财政资金淤积,不仅滋生腐败,储备粮食的质量也无法得到保证。只有把国家粮食储备体系下放一部分到民间,让种粮大户、农业公司也担负起粮食储备的任务,才更有利于社会统筹。政府更多利用市场化与金融手段,同样能实现宏观调控市场、保证粮食安全的目的。

此外,减少粮食在存储过程中的损失和消费过程中的浪费也是一个极重要的环节。中国粮食虽基本上够吃,但仍处于“紧平衡”状态,只有节粮惜粮,才能让社会以最低成本获取最大收益,这不仅意味着经济的进步,对生态资源也是一种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