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与失去孩子的六旬老兵见面

土耳其在叙军事行动愈发升级,但土军在前线也遭到了巨大的抵抗和损失。据土方的新报道称,近日,土总统埃尔多安慰问了在前线遭到叙军空袭阵亡的土耳其士兵家属。埃尔多安称赞了土军士兵在前线的奋战,向家属表达了哀悼,并且授予纪念品或是勋章。许多家属对亲人的s去十分痛苦,但一些老人却表示自己要到前线复仇!

“总统,我儿子没了,要报仇!”土耳其六旬老兵请求拿枪重返战场

埃尔多安与失去孩子的六旬老兵见面

一个叫做尼赫斯卡的六旬老人的儿子在叙前线遭遇袭击而死去。尼赫斯卡年轻时参加了土耳其陆军,在军队中服役了20多年是一名老兵。土总统称为“这名老兵和他的孩子感到骄傲”。尼赫斯卡向总统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后说:“总统,我的儿子没了,我是一名老兵,我请求回到军队中,给我一枝步枪上战场,我要报仇!”他随后抱怨称他多次向当地兵役部门申请,但却遭到了拒绝。埃尔多安与这个老兵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谈话,甚至推迟了后续的行程,以表达对这名老战士的尊敬。

“总统,我儿子没了,要报仇!”土耳其六旬老兵请求拿枪重返战场

土耳其与s去士兵的家属见面

实际上,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和前线的xx,在土耳其国内引发了很大的影响。许多土耳其人群情激愤,纷纷表达对敌人的愤慨、对土军行动的支持——要求消灭当面的叙军,并且教训参战的俄军部队。大量年轻人走向征兵所要求参军。土方报道称,许多亲属在前线阵亡的土耳其人——甚至是早就超过服役时间的老人——都提交了服役请求。有20多名年过六旬的老战士,也希望重新回到土耳其军队中,到最前线作战。之前提到的那位尼赫斯卡,只是其中的一位。

“总统,我儿子没了,要报仇!”土耳其六旬老兵请求拿枪重返战场

叙前线交火加剧

这样的情况可以看出,土耳其向叙利亚的进攻,其实反而加强了土耳其国内的凝聚,以及对埃尔多安的支持。这位总统除了在叙“强硬出手”,塑造了一个“力挽狂澜”甚至是“当代凯末尔”的角色以外,又利用上述的慰问打造“慈父形象”。在叙武装冲突愈演愈烈之际,埃尔多安前些年面临的内部危机却一扫而空,获得了土国内的空前支持。

“总统,我儿子没了,要报仇!”土耳其六旬老兵请求拿枪重返战场

土军进入叙国内

足球运动员出生的这位土耳其总统没有过人的出身,是一步步地爬上了土耳其权力顶峰的。他除了踢过球,又学习过经贸,后来却投身议院行列,还曾经被抓。他一直把100多年前的“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看做是自己的偶像。凯末尔在一战中是奥斯曼帝国的著名军官,打了不少胜仗。

“总统,我儿子没了,要报仇!”土耳其六旬老兵请求拿枪重返战场

土军调动自行火炮

同盟国战败后,奥斯曼帝国分崩离析,凯末尔在此时却走到前台力挽狂澜,避免了土耳其主体被肢解的命运,并击溃了西方入侵者策动的进攻。凯末尔在位期间,土耳其完成了脱胎换骨的从经济、文化到外交的改变。从那时起,土耳其就寻求一条当地区霸主,游离在美国、西欧、苏(俄)之外的道路。

“总统,我儿子没了,要报仇!”土耳其六旬老兵请求拿枪重返战场

土耳其空军战机

埃尔多安认为在21世纪,自己掌舵的土耳其将延续凯末尔的辉煌。实际上的确,在几年前,土耳其敢击落俄罗斯飞机,后来又反过头来又与美国甚至是北约离心离德,而如今在叙有大举发动进攻,打破了本就趋于平衡的当地势力分布,引得叙俄大为不满。在利比亚,土耳其又与北约盟友、尤其是希腊的主张背道而驰。埃尔多安或许认为,凭借强大的土军,加上战争带来的土国内的凝聚力和支持,他能取得更大的作为。

但事情是双面的,土耳其这样的做法一定程度是“刀尖跳舞”,因为稍有不慎,他们自己挑起来的战火可能会烧过头,这样一来,不仅不会继续帮助土耳其改善局势,反而可能将其反噬。